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在县城,我体会了做女人的滋味

           在县城,我体会了做女人的滋味
 

 
字数:5397
 
  队里头好些日子没有演电影了,听说还是个香港片,挺好看的。村里的老老 少少吃完了晚上饭,撂下饭碗,就直奔场院去了。
 
  我没有心思看电影,收拾完桌子,就去了村西秀云家,打算和秀云核计核计 什么时候动身。因为前两天我们就已经商量好了,准备姐几个一道去县城打工。 我长这么大,这是头一回离开村子。心里头那份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农村有个习惯,只要是打开电视,屋里的灯就闭了--这样可以省电。我走 进秀云家的院子,就听见电视里那些歌星的吼声。我知道秀云在家,就蹑手蹑脚 地走了进去,想给秀云一个出其不意,吓一吓她。
 
  可刚走窗户跟前,我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窗户上竟然挂着窗帘,屋里面 还不时传来秀云哼哼唧唧的声音。我隔着窗帘旁边的小缝往里看去。
 
  「哎呀,妈呀!」我差一点喊出声来,脸唰一下子就红了,心是蓬蓬、蓬蓬 地乱跳。感情他们在干那事儿哪!
 
  虽然屋里没有开灯,可我借着电视节目那一闪一闪的光线,只见二狗子和秀 云俩个人都脱了个精光,二狗子正趴在秀云身上,屁股一上一下的顾悠着。 
  尽管我已经十八了,可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象这样的动静,我还是真没有见 过。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进屋了;可走,又舍不得走。象这样的好 「电影」,就是花多少钱买票也看不着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的眼睛又凑在 窗帘旁边的小缝上。
 
  屋里面,二狗子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正在抚摸着秀云的奶子。二狗子的 动作快了,秀云的哼唧声高了,感染得我的心更乱了。我看着秀云的奶子被二狗 子抚摸得那份兴奋劲儿,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前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痒痒,手也不由 自主地伸到了衣服里头,揉搓着那已经成熟的奶子。还真别说,两个奶子让我揉 搓得是越来越膨胀,越来越舒服。
 
  二狗子一阵大粗气后,从秀云的身上下来了。我借着电视机屏幕发出的光线 ,看见了二狗子胯下的那个东西。我见过弟弟的小鸡鸡,弟弟的小鸡鸡小巧玲珑 得就象是一块糖。可二狗子的鸡鸡却是又粗又长。怪不得秀云那么消魂,那么忘 乎所以呢。
 
  我回到自己的家里,躺在床上,刚才的一幕幕情景依然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这回放中,就在这琢磨中,我好象觉得自己的下体有点湿糊糊的,有那么种 说不出来的痒痒,我不知不觉地把手伸进内裤里。
 
  面对着浴室里装饰满墙的镜子,我仔细地端详着镜子里脱得一丝不挂的自己 。今非昔比,可是不一样了。特别土气的「小刷子」已经变成了披肩秀发;光秃 的耳垂也挂上了白金耳环;身上的细皮白肉是那样美而标致,胸前的奶子已经更 加雪白、高耸、柔嫩、丰满;奶子上的两个奶头粉红、秀丽、挺硬,就象两颗翡 翠镶嵌;修长的大腿非常匀称;溜圆的屁股蛋白里透红,红里带水;再加上前面 那高凸丰满的宝贝、中间露出的一条细缝以及越来越茂盛的毛毛,足可以令所有 的男人陶醉。
 
  在村里,就有人曾经给我张罗过人家儿。一来是小伙子长得差点,我没有看 上;二来是我根本就不想那么早结婚,没事儿找个「家」扛。如今,我已经体验 了做女人的滋味,就更不想成什么家,做什么人家的媳妇了。
 
  说起来,那是到了县城,在一家私营服装工厂落脚后的不久。我就被厂长王 钧破了女儿身,拉下了水。
 
  我倒是想得开,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吗?只要舒服,跟谁不都一样啊?
 
  那天,工厂里停电,全都放了假。姐妹们就三三两两逛街去了。我一个人在 家摆弄刚刚买来的半导体收音机。谁知道,王钧偷偷地来了。
 
  当我到这个厂子里来的那一天,我就看出来了,王钧想打我身上的主意,今 日终于被他等到了,你想想,他身强体壮,有权有势的,我这么一个弱女子能逃 得出他的手掌心吗?
 
  没三两下功夫,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脱了个干净,就连最後一件贴身三角裤 叉也让他给扒了,我当时两手不知是要遮住奶子,还要遮住下身,只见他自已也 脱光衣服,下面的鸡鸡粗大无比,红的发紫,涨满着,高挺着,当时真害怕,我 那小小的肉缝能容得下它吗?我一时心慌起来。
 
  赤裸的我躺在双人床上,王钧在我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着我的奶头。此 时的我微微地扭动着身体并从鼻子发出了甜美的哼声。王钧的双手在我那有如杨 柳般的细腰和丰满的屁股上下来回抚摸着,并用右手拨开了我的阴毛。
 
  王钧边抚摸边说道:「你的身体真美,每个部位都有如雕琢过的玉石一样, 那麽的光滑细致,阴毛也长得这样的可爱。」
 
  害羞的我不由得的抬起右小臂盖在自己的脸上。
 
  王钧把我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并同时把脸部埋进我的双腿间。肉缝上 的小肉芽也因为王钧强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动着。
 
  「..唔..啊....不要这样....我..我受不了..啊.... 嗯....喔....」我求饶地哼着、说着。
 
  我的肉芽被王钧的舌头舔舐时,强烈的快感却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全身,我再 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白嫩屁股摇幌不停,嘴里不停哼着,我那一丝闺 秀之苗,早被吹得一乾二净,我那从未尝鲜的肉缝也忍不住淫性大发,跃跃欲试 ,接着他整个身子压下,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的大鸡鸡对准向肉缝而来,摸 着鲜红嫩小的肉缝就往里塞。
 
  我当时感到一阵刺痛,可他还是用力插进去,我唔了一声,痛得我快要掉下 泪来,几乎差点昏了过去。
 
  他大概发现了什么,说道:「你痛了吧?你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可能 就会舒服些。」就这样,无奈的我,赶紧将舌头吐出,送入他嘴里,他快意异常 ,下边也不再用力了,只是轻轻挺送,半响才全部送入。
 
  他对我还是很体贴,干了半个多钟头,始终没有放纵,但是我的下体竟已经 有些肿了起来。
 
  第一次就这样干完了。我起身来穿衣,可他却拉住不依的对我说:「咱们好 不容易才凑到一起来,插这么一回就算完了?你先歇一歇,回头我们再好好玩一 玩行不?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我已不像先前害羞和害怕了,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
 
  王钧是个有老婆的人,他们俩结婚已经三年多了。虽然他们家住在县城的郊 区,可有的时候,他老婆也带着孩子上厂子里面来玩。要说他老婆长得挺漂亮的 ,个儿是个儿,模样是模样。与他相配还是蛮合适的。我就纳闷:为什么放着自 己的老婆不用,却要在我的身上花钱呢?我有哪点能让王钧动心的呢?家花就真 的没有野花香吗?
 
  一天,王钧说了实话。他说:虽然她的老婆今年才二十多岁了,应该说正是 热情奔放的年龄。可她太保守,太封建,一点都不开化。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儿在 她的老婆眼里,那就是应付差事。到家里,不让他摸,不让他喃,不让他亲,不 让他舔。脱了裤子,让王钧干上两下,也就完了。就是她老婆最舒服的那工夫, 也是连哼哼一声都没有。
 
  王钧的老婆也真是的,怎么就感觉不到干那事儿的爽快劲儿呢?但凡王钧的 老婆能使出一点点本领来,「肥水」也不会流给外人田。
 
  用王钧的话说,人活在世上就得潇洒,不能太憋弄了。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儿 也不例外。他说他听见我的哼哼声,心里特别激动,他说他虽然有个老婆,可只 有在我这里,他才真正找到感觉。是啊!有这样的男人「伺候」我,我也感到荣 幸。
 
  尽管我这朵鲜花没有在规定的花盆里开放,可我觉得挺值得。
 
  你是不是在说,说我是个坏女人?我怎么坏了?我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 ?老天爷给男人、女人分别安装了不同的「家伙」,就是让你用的。有过那种体 验的人都知道,男人女人凑在一起干那个事儿是何等的舒服啊。如果你没有感觉 到性福,为什么不寻找性福呢?男人们可以没事找个小姐解解乏,为什么女人就 得一棵树干靠哪?尤其是有的男人就不会「伺候」女人,作为女人,你就不会想 点别的辙吗?许男人到处搂女人,就许女人靠别的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 
  王钧的老婆大概知道了王钧在外面粘花惹草的事了,对王钧看的也严了。王 钧也怕老丈人跟他算帐,上我这儿的次数就少了。
 
  我「伺候」王钧,是图王钧能给我一些好处,我又没有嫁给他。就算我真的 嫁给他了,因为我正在青春,也不能老闲着哇。
 
  王钧待我不错,给我在县城找了一间房。独门独院,房东就是一个孤老头子 。这个老头知道我和王钧的事,但,从来就没和别人说过。
 
  那天休班,王钧不得不回家接受他媳妇的「管制」去了。
 
  到了晚上,我一个人真是闲饥难忍,没有个男人来「伺候」我,心里头真不 是个滋味。我一个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可能满处找男人去吧!没办法,只能就在 自己屋里象在老家偷看人家干事之后一样,用手在下身使劲的揉搓。一个烟鬼假 如手边没了烟卷心里该多难受哇,就是地上一个大烟屁,他也得拣起来嘬两口。 这工夫,我的小心眼里是多么想能有个男人进来和我做那个事啊。
 
  有男人了--我猛然想起了房东老头。这个老头是岁数大了点,可毕竟是个 男的。
 
  我正在琢磨怎么「靠近」他的时候,突然,天上打了一个响雷。借这个机会 ,我光着身子,就跑进了房东屋里,钻进了他的被窝。
 
  「大爷,我害怕!」我嘴里说着,一个手却摸向房东的鸡鸡。我的妈呀!房 东的鸡鸡真小,跟个大青枣似的。可我的手一上去,房东的鸡鸡「噌」的一下, 膨胀起来,越来越大。感情男人的家伙也各不相同啊?
 
  「别怕!别怕!」房东把我紧紧地搂在他的怀里,他的手也在不停地揉磨我 的奶子。要说老男人也不见得不想那事儿,只是没有机会就是了。
 
  姜还是老的辣,别看房东岁数大了,可玩出来的花样却与众不同,有些个, 我和王钧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做过。
 
  一阵忙活之后,房东老头叫我跪在床边上。他的脸紧紧贴在我的大屁股上, 他的舌头舔着我的肉缝,打著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 。同时,他的牙齿捕捉著滑溜溜的小豆豆,轻轻地刮弄著,满脸的胡须在阴部、 大腿内侧蹭来蹭去……他的左手伸到前面捏揉着我那饱满的大乳子,右手抚摸着 她白晰细嫩的屁股。这一系列举动闹得我心里痒痒的,真想立时刻让他的鸡鸡插 进我的肉里。
 
  他把整个人俯在我雪白的美背上,顶撞地抽送着鸡鸡,这般姿势就如同街头 上发情交媾的狗。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被这样插过,这番「老汉推车式」的做 爱使得我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纵情淫荡地前後扭晃屁股迎合着。 
  房东老头的鸡鸡进进出出,顺风带雨,两侧的阴唇也被送入带出。鸡鸡顶得 我的穴心阵阵酥麻,兴奋的心情无法形容。我的身体不停的前後摆动,使得两颗 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动着。 我的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 ,而「卜┅┅滋┅┅卜滋┅┅」的插屄声更是清脆响亮。
 
  一个女人,活在世上,关键就是你怎么能让你的那个地方舒服。男人们泡小 姐不就是寻找刺激吗?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找点刺激?为什么不能琢磨琢磨怎么能 让自己的那个地方舒服的主意呢?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坏,男人也不爱 。
 
  在别人眼里,我怎么着也是一个没出过门子的黄花大闺女吧?可实际上,我 已经是久经沙场,冲过锋、陷过阵的成熟女人了。
 
  细想起来,我又亏又不亏。不亏是我已经享受了做女人的滋味;亏的是不论 是厂长王钧,还是房东老头,他们都是在别人身上冒过坏水的「二手货」,没有 一个是真正的「童蛋子」,没有一个是纯洁的「处男」。
 
  眼下这个社会,不管是男的女的,要想找一个真正「纯」的真是难上加难, 极少极少。我想过,就是以后我嫁的男人,没准也早就和不止一个女人睡过觉了 。
 
  思来想去,我得找一个真正的「童蛋子」弥补我的心理损失。
 
  突然想起了阿青,房东老头的叔伯侄子,今年才十三岁,虽然岁数小一点, 只要他的鸡鸡能够硬起来了,这就够了。
 
  正好这两天,房东老头因为有病住医院了,就剩阿青一个人替他看家,机会 难得啊!
 
  「阿青!你来我屋里一下。」我把大街门关好,喊了一声,然后回屋脱去了 裙子里面的内裤。
 
  不一会儿,阿青进来了,小孩天真无邪,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让他做什么。 
  「来!你过来,让我看看你身上干净不?」我退下阿青的小裤叉,嫩白的皮 肤和那个四周刚刚有点绒毛的小鸡鸡呈现在我的面前。
 
  生涩的鸡鸡就像刚露土的春笋,那么的青嫩,有一半的龟头还躲在包皮里, 粉粉红红的。我将鼻子凑近龟头,用鼻头磨擦龟头,立刻传来一阵男人龟头特有 的味道。
 
  我就势把包皮往下拉了拉,小龟头就完全暴露出来。经过我轻巧地抚摩,小 鸡鸡翘起来了。
 
  我细细的观察着阿青的小鸡鸡和他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蛋包子,乖乖!这是绝 对纯洁的「处男」啊!
 
  「阿青,咱们做个游戏好吗?」
 
  阿青点了点头:「好……」
 
  我坐在床边上,撩起了裙子,习惯地叉开了腿,小花园自然而然地就露出来 了:「阿青!咱们让你的小鸡鸡藏进我这个洞洞里面去好不好?」
 
  阿青傻楞着站在那里,看着。是啊!象这样大的孩子只是在骂人的时候才会 用那个脏字,实际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决不会知道的。
 
  我一只手分开我的肉缝,一只手扶住阿青的小鸡鸡,让他的小鸡鸡凑近我的 肉缝。我用俩手搂着阿青的后腰往前一拢,十三岁的小鸡鸡插进了我的肉缝。 
  成功了!我终于尝到了「童蛋子」的滋味!虽然阿青的小鸡鸡还不算「成熟 」,可硬帮帮的小棒棒却让我感到特别特别的兴奋。
 
  毕竟是个孩子,尽管我说了不少话,可他还不知道小鸡鸡怎么能在肉缝里出 来进去。身子一动,小鸡鸡「滋溜」一下子就从洞洞里面溜出来了。
 
  面对这不可失去的机会,我叫阿青躺在床上,马上一脚跨过阿青的身体,拉 著小鸡鸡对准我的肉缝,顺著鸡鸡竖起的角度,往下一坐,轻轻地把阿青的小鸡 鸡塞进我自己的小缝里。
 
  我上下摩擦着,感受着与「处男>「干那种事的喜悦。虽然他还是个小孩,可 给我的是一个男人的功能。
 
  当我正扭动屁股,努力体验鸡鸡与肉缝的磨擦时,只听阿青喊了一声:「阿姨 ,我要尿尿了!」就觉得里面热热的,小毛孩的精液冲出来了。
 
  人们说「童蛋子「的尿是味药,「童蛋子」的精血一定是大补了。我连忙用 舌头舔阿青的小龟头,用嘴唇嘬他的小鸡鸡。阿青的小鸡鸡又硬起来了。 
  「阿青!你们男孩子总爱骂肏你妈肏你妈的,今天你真的肏了阿姨了。」听 了这话,阿青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我一把把天真的阿青拢在了怀里……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14感谢你为论坛的改进提出了很好的建议!